永劫回归

流年似谎,很久以后才懂那些旧时光。

看香港电影《维多利亚一号》是冲着他“血腥”、“恐怖”这些标签去的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上这口,把诸如《电锯惊魂》《人体蜈蚣》之类的电影看得畅快淋漓。可随着故事的发展我才发现,《维多利亚一号》不是这么回事,我的意思是它跟我之前看的恐怖片不一样,它唤醒了我心底的恐惧,是哪怕我站在太阳底下,也会手脚冰凉的那种。

阅读全文

是在百无聊赖的情况下打开刘震云这本小说的。

 

对刘震云很熟悉,《故乡天下黄花》也很熟悉。是那种考试中相关题一般不会写错的熟悉。比方说知道这是刘震云的第一部小说,知道他是通过普通村民的视角,描绘了一个村子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化。但是,原著我还是第一次读。

 

然后,我觉得评论界对这部小说的官方评论,也许并不那么准确,说什么“是作者对历史、对人性、对文学的一种深沉思考和反思”,当然这点儿说的没错,可我个人任何作者还在暗示一些别的什么东西。具体是什么,在这里我有点儿不敢说,不过如果你去读下原著,应该就能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

整部小说从民国写到了“文化大革命”,正是中国多事之秋,整个社会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——乱。作者用客观而冷峻的语言置身事外,对人物命运采取自生自灭的态度,这样就淡化了阶级之间尖锐的矛盾,或许这也正是作者的聪明之处吧。毕竟小说能出版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的黑色幽默:一拨人因为一个鸡蛋引发群殴,最后鸡蛋还被压破了,看似荒诞不经,细想却又只能如此。

0

早晨醒来的时候,感觉浑身疲惫不堪。

貌似昨晚做了很长的一个梦。

梦见不知道在哪一年,在哪所学校毕业。

收拾行李,告别,吃散伙饭。小学同学,中学同学,还有大学同学,像是八宝粥一样囫囵在一起。

阴冷,潮湿,灰色调的天空。感觉很压抑。

还好起床后,拉开窗帘,看见窗外有冉冉升起的太阳。

元宵节前一天下午,从市里回老家。本来打算早晨就出发的,但是父亲打电话说晚上到大姑家吃晚饭,领导也在,遂吃完午饭才走。

到光山县城的时候,天空开始飘起了细雨。或许是因为光山素有“送灯”传统的传统,县城里出现了很多外地牌照的车辆,以至于在城北头被堵了近二十分钟。

到大姑家的时候,他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地上地下一尘不染,各种休闲食品都整齐的摆在了茶几上。

阅读全文

公元二零一五年的最后一天,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满整个大地,让人昏昏欲睡,恍惚间忘记季节变迁。

 

或许也只有阳光,才能这般欢天喜地的告别,旧历年对它并不具任何意义。可我不是阳光,我站在2015年的尾巴尖上细数流年,总有些人需要忘记,总有些事情忍不住缅怀。我能够做的就是用一次次离别和疼痛换来足够多的勇气和隐忍,让他们像梦一样在阳光下风轻云淡。

 

父亲和母亲九点半的时候就已经从老家赶到市里——搬新家后的第一个除夕必须要在新房里过,母亲很相信这些,她每年都会从某种万年历里剪下类似平安符的纸条交给我和弟弟,要求我们在居住的地方贴好,这样她才能安心。

 

弟弟在前一天才确定可以回来的,他说只要公司能放三天假他就回来,来回路上走两天还能在家呆一天,听着就觉得心酸。毕竟,北京到信阳近1000公里。同样毫无节操的加班,被取名曰“朝九晚九,常年无休”。回想我的2015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。所有的节假日、周末形同虚设,让人压抑,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 

我们如此努力、费尽辛勤的工作,却依然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可我们依旧还要努力的去工作,去挣扎。

阅读全文

早晨,上班路上的风开始有些冷了。在办公室翻日历,发现昨天是寒露节气了。

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秋天开始慢慢朝着寒冬渐变。

昨天晚上做了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跟几个朋友无缘无故的约定要去流浪。

我们约定了离家出走的原因,甚至买好了火车票,并且我们在潜意识里都有走向更远的地方。

可到了车站后,他们却突然都不愿意上车了,只剩我独自带着愤怒和一颗受伤的心在站台准备上车。

然后,就醒了。

阅读全文

假期

1

每次放长假,第一个想法就是回不回家。

单位到老家大概有130公里吧,坐大巴要转一次车,不近不远,可回可不回。

可每次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总是想要回去,尽管在单位所在的城市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,可总觉得老家才是家。

以前回去的借口是看看老太太,后来说回去看看爷爷奶奶,现在只能说回去看看父母了。

尽管回去什么忙也帮不上,甚至还给父母增添麻烦。

回去才知道,父母每天差不多四点钟就起床了,然后做饭,各种忙碌。

我知道,他们是把我买房子欠的账都背在自己年迈的肩膀上了。

而我却什么也不能做……

毕竟空

0

如果可能,我愿意生活在那么一个小小的寺庙里。四面环水,背靠苍翠的群山,云雾缭绕,波光粼粼,檀香袅袅。每天从鸟语花香里醒来,从佛前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舍卫国”开始一天的生活。可以习武,可以读经,远离人群却有一只小木船和一扇象征性的“大门”。

金基德自导自演的电影《春夏秋冬又一春》让夜晚变得如此安静。没有奢侈盛大没有千军万马,电影里的故事就像它的背景那样干净、简单。开始是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,最后是另一个老和尚和另一个小和尚,只是寺庙依然。 阅读全文

相对无言

0

时间久了,就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

博客和人都这样。变得陌生了。

差不多十年没有联系的初中同学,突然加我QQ了。

说是找到我,只是想说句对不起。

其实对我来说,他的那句对不起是根本没有必要的,毕竟被传销组织洗脑后,他根本不能理智的去分析他行为带来的后果。

就跟精神病患者病发期间为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一样。

在他婉转表示想见一面的时候,被我婉拒了。

原因跟十一年前的那件事没有半点儿关系。

我只是觉得,那么多年不见面不联系,可能对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了。

而现在,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再去重新认识一个人。

不如相忘江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