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劫回归

流年似谎,很久以后才懂那些旧时光。

别处的生活

0

这几天心情挺郁闷。

一则连绵不断的阴雨,让多少年的老鼻窦炎复发;二则是无意中窥探到了另外一种生活,心里有些不平衡了。

事实上,第二种占比更大。

虽然从来都没有那种预期,但对于别人头上掉下的馅饼心里总是不舒服。

或许这也是一种人类的劣根性——不患贫而患不均。

 

在这个贫富差距翻天地覆的世界,不同阶层之间还是不要有什么交集才好。

这样不开心的感觉会少很多。“和谐”社会也更和谐,更稳定。

这种说法尽管有些鸵鸟,可你又能改变什么呢?

有些人的生活,是另外一些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。

有些人夙兴夜寐、闻鸡起舞却依然一无所有,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却得到太多。

 

突然想起在我刚毕业时,其实就已经窥探到比我更高阶层的生活——

去某一线城市参加一场婚礼,觉得婚宴上那种每人一碗的粥很好喝,然后一打听那是鸡汤海参粥,180块钱一碗,而那个时候我刚进入体制内,还是一名见习教师,月工资446块钱。

下雨的地方

0

雨一直下。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似乎还是九月份吧,都没有停过。

秋天似乎直接被季节摒弃了,阴冷潮湿的天空,怎么看都不像。

九月的时候,染上了一场不可救药的感冒。让我十多年都没再出来作恶的老鼻炎,一下子泛滥了。

 

依旧还是那种老旧老旧的带着锈迹斑斑的感觉:鼻塞。头痛。胸闷。烦躁。上下班的途中都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。

十多年前的被鼻窦炎折磨的那些日子,还真是不敢想象要再体验一次。

 

没办法,去药店买抗生素吃。店员问我是哪不舒服,我说鼻炎。然后她给我推荐了各种药,我都没理。心想着十多年前,什么治疗鼻炎的药老子没有吃过,毛线用。

 

往事不堪回首。

 

等一个晴天吧,或许会好一些。

自杀的意义

3

阳光明媚的周末,你穿上网球服跟妻子约好一起去打网球。走到院子的时候,你突然对她说忘拿球拍了,然后转身进屋。可你却并没有去放球拍的地方,而是下了地窖,你随手打开一本连环画,在上面写字。然后,拿出精心准备的手枪,你把枪口伸进嘴里,扣动了扳机——你很清楚,如果把枪口对着太阳穴或者额头、心脏的时候就有可能打不中,因为射击时的反冲会使枪管偏离目标。你不想自己的计划发生任何意外。

 

这是法国作家爱德华·勒维《自杀》里所描绘的场面,没有失意、背叛、仇恨、病痛……没有我认为任何一种自杀的诱因,“你”却如此决绝的结束了自己25岁的生命。

 

自杀需要理由吗。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问谁。爱德华·勒维把这本小说交给编辑后的第十天也自杀了。我只能在这些波澜不惊的文字里去寻找些蛛丝马迹。“你”喜欢在图书馆站着看书,还画画,又全部把它们烧掉,然后又去学习摄影,还进行文学创作。“你”对“光”“影”有特殊的爱好,企图把美好的东西保存下来,却又发现它们不是想象中的样子。“你”不太爱出门,常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门窗紧闭,快乐的翻看自己的日记,或者什么都不做。“你”讨厌现代人的各种欲望,“你”无欲无求,享受孤独,回归自我,却又无休止的怀疑自我。

阅读全文

空包旅行

0

父亲在电话里说,农历的三月十二你要回来一趟。

 

我看了下日历,是公立48日,星期六。父亲平时很少主动让我回老家,他常对我说,没必要回来,忙你自己的去,甚至在他六十大寿前夕也还是这句。

 

五分钟之后我才意识到,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是曾祖父的三周年忌日。三年,如白驹过隙,可以包容足够多物是人非的境地。

 

三年内,他在你生活里渐行渐远;三年后,他在你记忆中飘然远逝。三周年的忌日,是最后一次告别。

 

那天早晨,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想起他,然后禁不住的向幽暗的记忆深处探索,终于在大脑皮层枝节末梢里浮现他的种种音容笑貌,使他不再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。可任我如何努力,他的声音却只剩下喊我名字那句了。我不知道遗忘是不是先从声音开始的,或许它跟年龄一样,根本就不需要努力。

 

依稀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春天,跟现在一样阴雨连绵,职院人工湖边的垂柳愈发清翠,让独自撑伞的姑娘、小伙子略显得孤单。我跟几个同事在药学院给他们专升本的学生进行信息采集的时候,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然后忍不住在人群里泪流满面……

阅读全文

优柔寡断

0

突然恨死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。

担心这,害怕那。

 

导致很多的机会在眼前流失。

 

其实,鼓起勇气做完一件事后才发现。

那些假象的东西,真的都不存在。

等待

0

终于天晴了。

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喜悦。

 

一直下了近乎二十天的雨。

别说衣服了,连心情都发霉了。

 

可慢慢的,竟也习惯了那种阴雨。

 

想起了《一千零一夜》里渔夫和魔鬼的故事。

 

等待,是一种最煎熬的体验。

安全感

0

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似乎与生俱来。

对于所有突然的情况很容易措手不及。

 

担心出门会突然下雨,担心会错过火车,担心会在台上出丑……

 

未雨绸缪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词。

 

尽管有时候,会感觉很累。

 

可有时候,确实会减少损失。

 

比方说,这次出差,随身的U盘不知道掉哪去了。

 

里面有很多个人的隐私信息。

 

还好,我都用压缩包加密了。

 

 

三天

1

国庆节回家了,回老家才叫回家。

父亲60大寿,他同样是个内敛的人,所以就只有姑父、姑姑来了,一起简单的吃个饭。

我的村庄越来越荒凉,越来越冷清,越来越荒草丛生了。

我想起了一个词,背井离乡。

我们都走了,却没有背着井。

不知道该高兴,还是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