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劫回归

流年似谎,很久以后才懂那些旧时光。

差不多七八天都没回办公室。同区里面的童鞋们一起做研究生确认的工作。

一起搭档的,有个九零后的姑娘,是刚从学校调到局机关的。跟她交流的时候,我却感觉有些悲哀,为我们的教师。

 

全市差不多有七千多需要现场确认的考生,第一天早晨的队伍比春运售票窗口还长,差不多有三百米吧。

那个姑娘一直忙着排队,嘴里还不停的说,都站好啦,看我的手,对啦,站直……完全是对孩子的语气。

在拍照的时候,某个考生一直坐不直,反复示意后,终于可以拍了。这个姑娘嘴里突然冒出一句:真棒!

 

说好听的是单纯,其实在很多人的眼中,应该是傻吧。

长时间跟小朋友打交道,三年,五年,十年……之后就不怎么会跟成人相处了。

 

这是一种悲哀吗。

倔强

0

办公室电脑硬盘坏掉了,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我的想象。

工作上的各种资料数据丢了不说,导致我辛辛苦苦从零开始的断断续续学了两年多的“建站”经历付诸一炬。

 

那个时候,我通过wampserver在办公室电脑上弄了个mysql+php环境,然后用Dz搭建了一个论坛。

可以说当时我对这所有的程序、数据库的了解都是零。中间遇到了无数解决不了的问题,一直不停的百度。

什么mysql密码什么phpmyadmin权限,什么网络80端口被封外网无法访问等等,如果我说遇到一百种问题,一点儿都不夸张。

从开始到现在,期间断断续续持续近两年。终于弄了个可以拿得出手的论坛。

 

可是一切都随着硬盘的坏掉而没有了。然后我想了种种办法,好不容易把论坛的源文件找回来了。

可我备份的数据库确实去年的,也就是说丢了很多论坛数据。然后继续百度得知可以用mysql的data目录下的数据恢复。

然后又不停的折腾。

 

尽管这些天因为工作的原因,睡眠严重不足,可是我发现自己像是染上强迫症。特么是昨天夜晚值班,十二点多的时候被查岗的电话吵醒后就再也没有闭上眼睛。

而今天我却依然能带着头痛迟钝眼涩种种困顿去继续百度,终于让它恢复如初了。

 

到现在我到真说不清楚,这是强迫症还是仅仅只是一种倔强。

 

 

忙碌

0

自己科室的活,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。最近十来天都是头晕脑胀的。

用很多人的话说,搞我们这一行的是不能出任何差池的,因为一错误就是会上头条的。

各种操心各种压力,本来睡眠就不好的,现在更没法说了。

前天夜晚值班,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都不能睡,由于五点就要起床出差,干脆起床到办公室LOL。

本来昨天在省里没准备回的。等领导开会到下午5点多,突然就要求回来,然后又跑了四五个小时的夜车。

用办公室参谋长的话说就是:没办法,这年头领导说咋搞就得咋搞,不然咋那么多人争着要当官呢。

 

最让人绝望的是,这样的日子一直要持续到十一月下旬啊。没有周末,没日没夜。

 

加班季

0

又进入一年的加班季,连周五都没有什么感觉了。

这周末自考,下周末成考,下下周末教考,下下周末研考现场报名……

一眼望不到变的黑暗。

想想都觉得很累。

 

唯一觉得有点儿光亮的是,随着太阳的到来,鼻炎似乎变轻了些。

别处的生活

0

这几天心情挺郁闷。

一则连绵不断的阴雨,让多少年的老鼻窦炎复发;二则是无意中窥探到了另外一种生活,心里有些不平衡了。

事实上,第二种占比更大。

虽然从来都没有那种预期,但对于别人头上掉下的馅饼心里总是不舒服。

或许这也是一种人类的劣根性——不患贫而患不均。

 

在这个贫富差距翻天地覆的世界,不同阶层之间还是不要有什么交集才好。

这样不开心的感觉会少很多。“和谐”社会也更和谐,更稳定。

这种说法尽管有些鸵鸟,可你又能改变什么呢?

有些人的生活,是另外一些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。

有些人夙兴夜寐、闻鸡起舞却依然一无所有,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却得到太多。

 

突然想起在我刚毕业时,其实就已经窥探到比我更高阶层的生活——

去某一线城市参加一场婚礼,觉得婚宴上那种每人一碗的粥很好喝,然后一打听那是鸡汤海参粥,180块钱一碗,而那个时候我刚进入体制内,还是一名见习教师,月工资446块钱。

下雨的地方

0

雨一直下。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似乎还是九月份吧,都没有停过。

秋天似乎直接被季节摒弃了,阴冷潮湿的天空,怎么看都不像。

九月的时候,染上了一场不可救药的感冒。让我十多年都没再出来作恶的老鼻炎,一下子泛滥了。

 

依旧还是那种老旧老旧的带着锈迹斑斑的感觉:鼻塞。头痛。胸闷。烦躁。上下班的途中都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。

十多年前的被鼻窦炎折磨的那些日子,还真是不敢想象要再体验一次。

 

没办法,去药店买抗生素吃。店员问我是哪不舒服,我说鼻炎。然后她给我推荐了各种药,我都没理。心想着十多年前,什么治疗鼻炎的药老子没有吃过,毛线用。

 

往事不堪回首。

 

等一个晴天吧,或许会好一些。

自杀的意义

3

阳光明媚的周末,你穿上网球服跟妻子约好一起去打网球。走到院子的时候,你突然对她说忘拿球拍了,然后转身进屋。可你却并没有去放球拍的地方,而是下了地窖,你随手打开一本连环画,在上面写字。然后,拿出精心准备的手枪,你把枪口伸进嘴里,扣动了扳机——你很清楚,如果把枪口对着太阳穴或者额头、心脏的时候就有可能打不中,因为射击时的反冲会使枪管偏离目标。你不想自己的计划发生任何意外。

 

这是法国作家爱德华·勒维《自杀》里所描绘的场面,没有失意、背叛、仇恨、病痛……没有我认为任何一种自杀的诱因,“你”却如此决绝的结束了自己25岁的生命。

 

自杀需要理由吗。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问谁。爱德华·勒维把这本小说交给编辑后的第十天也自杀了。我只能在这些波澜不惊的文字里去寻找些蛛丝马迹。“你”喜欢在图书馆站着看书,还画画,又全部把它们烧掉,然后又去学习摄影,还进行文学创作。“你”对“光”“影”有特殊的爱好,企图把美好的东西保存下来,却又发现它们不是想象中的样子。“你”不太爱出门,常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门窗紧闭,快乐的翻看自己的日记,或者什么都不做。“你”讨厌现代人的各种欲望,“你”无欲无求,享受孤独,回归自我,却又无休止的怀疑自我。

阅读全文

空包旅行

0

父亲在电话里说,农历的三月十二你要回来一趟。

 

我看了下日历,是公立48日,星期六。父亲平时很少主动让我回老家,他常对我说,没必要回来,忙你自己的去,甚至在他六十大寿前夕也还是这句。

 

五分钟之后我才意识到,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是曾祖父的三周年忌日。三年,如白驹过隙,可以包容足够多物是人非的境地。

 

三年内,他在你生活里渐行渐远;三年后,他在你记忆中飘然远逝。三周年的忌日,是最后一次告别。

 

那天早晨,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想起他,然后禁不住的向幽暗的记忆深处探索,终于在大脑皮层枝节末梢里浮现他的种种音容笑貌,使他不再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。可任我如何努力,他的声音却只剩下喊我名字那句了。我不知道遗忘是不是先从声音开始的,或许它跟年龄一样,根本就不需要努力。

 

依稀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春天,跟现在一样阴雨连绵,职院人工湖边的垂柳愈发清翠,让独自撑伞的姑娘、小伙子略显得孤单。我跟几个同事在药学院给他们专升本的学生进行信息采集的时候,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然后忍不住在人群里泪流满面……

阅读全文

优柔寡断

0

突然恨死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。

担心这,害怕那。

 

导致很多的机会在眼前流失。

 

其实,鼓起勇气做完一件事后才发现。

那些假象的东西,真的都不存在。